「 种太阳 」红河营地 | 我们准备好了

编辑:小豹子/2018-10-10 14:52

  我们常常看到志愿者似乎在孩子们面前总是轻松愉悦,应变自如。但如果聚光灯转换方向,照亮幕后,他们会是多匆忙,又能多有序?是欢乐,还是苦涩?

  一 跋涉

  7月6日夜,志愿者们从四面八方陆续抵达昆明,准备搭乘次日的早班巴士前往红河县城。

  春城的雨使空气潮湿、凉爽,山间升起缥缈云雾。

  

  前往红河

  巴士一路摇晃颠簸,5 小时后终于到达县城。我们一行15人卸下行李又分装到四辆面包车,匆忙出发,前往全程的最后一站——龙美希望小学。

  从县城去龙美新寨的路上,山峦起伏、云海翻腾,整齐的玉米地和棕榈树刹时扫除了大家两天以来的风尘仆仆。志愿者们张成O形的嘴一路也闭不上,和之后的很多次一样,我们对周遭美好的赞美毫不吝啬!

  

  前往红河

  捧场是Sunners共同的特点,仿佛那一声“哇!”喊出来,什么劳累、饥饿、困顿……所有压力,都被我们默契的乐观通通击败。

  

  2018云南红河营地 | 龙美希望小学

  二 繁琐的物资

  @ 蒙继祖 物资组

  物资组工作的时间线长而内容冗杂。

  6月初,各个筹备小组陆续提交了物资采购清单。20号前,我们就将物资分为工作坊、Carp、“小吃街”、联结段、“归田去”等几大类别,并即刻着手采购。

  除了活动所需,物资组还要兼顾志愿者们 21 天的生活。6月10号,从红河调研回来的营长梅子理出了Packing List。根据清单,我们又设计了一份调查问卷,征求每个人的需要。

  

  红河营地 | 家访

  昆明那晚,在市区补充上最后一批新鲜食材类物资,终于初初把全营的东西买出了样子。

  到达县城,已经寄达的包裹塞满了整一辆面包车。

  开营这一周,无数次物资清点,又陆陆续续三次添补。才终于准备好了这个每个人都期盼已久、兴奋已久、也紧张已久的乡村夏令营。

  挑起物资的重任,说实话。常常头疼脑热的紧张混乱,万千头绪。好在有营长梅子姐、有营里的兄弟们帮衬,如果少了大家的指教和帮助,我怕是真的做不到。

  整个过程于我,一直一直充实的学习着,不断的进步着。

  三 培训

  无论是培训大组的破冰游戏还是小组的团队挑战,7天的时间里,每分每秒大家都在认认真真地过着规则,总结经验,预设过程中会出现的各种突发状况。

  

  家访路上

  Carp、工作坊、小吃街……一环环有趣又丰满的内容,背后是志愿者一次次的试讲积累的勇气、信心。

  除了试讲者外,其它志愿者每每化身小学生,总是变着法儿来提出各种古怪问题。

  有时候,我们也会陷入一些困境、怪圈,成为穿插在欢脱气氛中,那些令人沮丧的插曲。

  

  “归田去”工作坊测试

  1 个月的线上培训和协作,再到线下 1 周全天候高强度的实战培训,在这个偏远的云上小村,恐怕再难有一刻,有那么 17 个人的联结,还能胜过此时。

  那个星空斑斓的晚上,我们用 5 个小时分享彼此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每一个人都投入的的叙说也真诚的聆听,一度又一度潸然泪下。

  

  我 们

  四 家访

  7月10日傍晚,所有志愿者按营员的所在地分成四组,跟随刚刚结束期末考的孩子回家家访。

  @翔宇 前往龙美上寨

  去龙美上寨的路上,只有一个乖乖的小姑娘走在我们前面。其他孩子都在或远或近的地方成群结队地远远看着我们。

  

  家访路上

  一路上,祖燕和侬燕两个小天使带着我们一一走进名单上的各家各户,并逐字逐句给我们翻译,又灵又乖巧。

  家长们听到介绍都十分支持,羞涩地笑着挽留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我们吃饭。

  男孩儿们还是在离我们或远或近的地方成群结队地叫嚣、打闹,悄悄一路跟随、观察。但又怕被看到似的,等我们一转头都争先恐后飞快溜走。

  家访完送祖燕和侬燕回家,祖燕的弟弟财福也加入了我们的行程,怕我们不好走,他默不作声换了条路引,一路上我们一起大声唱歌。

  

  家访路上

  阳光铺天盖地地撒满公路和一步之外的广袤梯田,温柔地落在孩子们身上。我抬头看路,突然发现了天上的一道彩虹。孩子们唱着歌在阳光和彩虹下走着,定格在我的眼睛里和心里。

  @我 前往瑶族金竹林

  去金竹林家访的路途是连续一个小时的爬坡,我们都累得满头大汗,孩子们却嬉戏如常,编草帽、摘果子。毕竟,这是他们习以为常的上学路。

  

  放学路上

  在一个山顶的高地上,我们停留下来,眺望已成为山沟沟里小白点儿的龙美小学,才发现不知不觉中,我们已经一起走过了那么长的路,唱歌、互相学习瑶族语和英语,我想以后再长的山路,一起走,也不怕了。

  

  家访路上

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

  到村子后,几个大一点的男孩儿,一溜烟就跑回家了,根本不理会我们拜访家长的请求。好不容易追上,却只是异口同声地说:“我们都已经毕业了!我们不读书了。”

  这句话和他们回答时候的自然、麻木,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。可能家庭教育观念和劳动力原因,也可能是孩子们厌学心理和发生在民族间的校园暴力,我们无法吸纳所有的孩子参加这个精心准备的夏令营。

  明白到这一点,我或多或少有些沮丧。

  

  家访路上

  好在经历一家一家的走访,我们慢慢解开了一些孩子的心结,找到了问题的关键,得到的肯定也越来越多。

 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钱。他是一个下午刚刚被民族间的矛盾而经历一场“被打架”的孩子,对于需要重返校园的夏令营自然有些反抗。可仅仅经过我们短暂的解说和安慰,他就放下了防备,甚至低声抽噎…对关心、关怀的渴望使他很快就放下芥蒂,投入了种太阳的怀抱。

  

  确认营员信息

  临走,一路听到许多孩子们暖心的话,“我们送你”、“姐姐们路上小心”、“要是姐姐今晚能住在这里就好了,不用走夜路回去”……湿润了很久的眼眶有些忍不住掉下眼泪。

  回去已是晚上九点多,志愿者们打着手电相互依偎,抬头仰望就是满天繁星,便觉着满心宽慰。

  那些云,那片蓝天、星空,那些孩子、老人的眼神,还有战友情、一起走过的坟边夜路,我将永远铭记。用伙伴儿的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话说,“那可是够回去吹一辈子的经历。”

  7月14日

  孩子们背着用麻袋装的行囊而来

  夏令营缓缓拉开

  我们 准备好了

 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

  必将全力以赴!

  

  家访

  编辑 / 可欣